按摩常识

两颗相爱的心在漫天飘扬的风雪下面紧紧相依

大多人都不会考虑自己自己在未来的哪一天会死这个问题,因为害怕,因为拒绝。当死亡来临前,一些人才第一次想要寻找自己喜欢的人和其相随,去做自己喜欢的事。
 
她的身子骨弱,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躺下来便再也起不来,直到几个日夜过去,紧闭的双眼也不再能够睁开。他也感到害怕。
 
那些脆弱又固执的生命就像一朵朵盛开又凋谢的繁花,在忽明忽暗的世间落寞行走,注定要渡一条叫做爱情的河流。
 
她的病情每况愈下,病魔在身后虎视眈眈,仿佛随时下一秒就要将她吞噬。
 
他在房里焦虑踱步,打开灯,轻轻地撩开窗帘,看到外面洋洋洒洒的下起了大雪。街上已经没有了行人,一片沉沉的寂静,只有一群一群的雪花热热闹闹地下落。
 
拉上窗帘,房间又恢复了漆黑与幽暗,他看到了自己在明明灭灭的灯光下闪动着的影子。
 
她因为疾病的折磨一直困居在这个单调狭小的房间。太过安静的空间使她的灵魂无法获得平静与自由。
 
“想去哪里?”他问。
 
“想出去看雪。”她抿了抿苍白没有血色的嘴。
 
“等病好了吧?现在外面太冷了。”他担忧的说。
 
“现在就想去。”她依旧坚持。
 
“等病好了,不是说了么。”他有些无奈。
 
“现在,现在就想去。”她躺回到床的另一侧,背对着他。
 
“你……”他贴近她的身体。
 
“不是现在不行,想跟你一起去。”她露出期盼的眼神。
 
“知道了,那就如你所愿吧。但是身体感到不舒服一定要说啊。”他用手温柔抚摸她的身体,从头发、额头到脸颊。
 
“嗯。”她露出久违的笑容。
 
她爱雪,就像爱他一样。
 
幸福总是不能在清醒的状态下和现实两全,她是个对爱过度执着的孩子。
 
雪花下落在手里的时候,渐渐地没有了形状,在掌心消融,融进了她和他的心里,化作爱情。
 
风将雪花扑到脸庞上来,冻得她瑟瑟发抖,他握紧了她的手,抱住她的身体,吻住她冰凉的唇。在陷入沉沉的黑暗前,彼此的心脏里跳动着明亮的光。
 
两颗相爱的心,在漫天飘扬的风雪下面紧紧相依,燃得炙热、烧得烫手。
 
但是不论肉体怎么扑腾、挣扎都抗衡不过时间的叫停。
 
她咳出了一大口鲜血,雪地里也开出了红色的花朵,她死了,死在了爱人的怀里。
 
时钟在滴滴答答地走,可是两颗生命都没有归途。

返回列表页